“共同面对抑郁,共促心理健康”
一,抑郁症的病因与特征

抑郁症产生的四大原因之一遗传因素:如果家庭中有抑郁症的患者,那么家庭成员患此病的危险性较高,这可能是遗传导致了抑郁症易感性升高。其中双相抑郁症的遗传性更高些。

  抑郁症产生的四大原因之二生物化学因素:现代科学通过临床观察抑郁症患者,检测抑郁症患者的脑部数据时,发现93.2%的抑郁症患者脑内神经分泌功能紊乱,在这基础上各国医学专家通过大量的临床研究,最终确定了抑郁症的发病机理。

抑郁症产生的四大原因之三性格因素:有下列性格特征的人易患上抑郁症:遇事悲观,自信心差,对生活事件把握性差,过分担心。这些性格特点会使心理应激事件的刺激加重,并且这些性格特征多是在儿童少年时期养成的,这个时期的精神创伤影响很大。另外,好胜心强,对自己期望过高,优越感强的人也易患抑郁症。

抑郁症产生的四大原因之四环境因素和应激:亲人的离去,人际关系紧张,经济困难,或生活方式的巨大变化,这些都会促发抑郁症。有时抑郁症的发生与躯体疾病有关,如脑中风,心脏病发作,激素紊乱等常常引发抑郁症,并使原来的疾病加重。另外,抑郁症患者中有1/3的人有物质滥用的问题。

二, 抑郁症的易感人群

在特殊人群中,抑郁症的发生率更高,慢性疾病9.4%,一般住院病人33.0%,老年住院病人36.0%,门诊癌症病人33.0%,住院癌症病人42.0%,脑卒中病人47.0%,心梗病人45.0%,帕金森氏病病人39.0%。婚姻家庭变故的抑郁症状发生率80%以上。

流行病学调查表明,女性是第一易感人群。抑郁症患者中,女性患者至少是男性患者的2倍。统计资料表明,平均每十位甚至更少的产妇中就会有一位产妇有产后情绪障碍。

随着年龄的增长,抑郁症的患病率会增加。老年人是重症抑郁症的主要构成人群。老年人容易患上抑郁症的原因很多。退休前后生活方式的巨大改变,退休后缺乏业余爱好,生活单调,子女不在身边,很容易孤独。这样,老人就很容易对自己过分关注,在不知不觉中患上抑郁症。

患有躯体疾病正在服药治疗的人也较一般人易患抑郁症,因为严重的疾病作为一种负性生活事件会影响人们的情绪,此外任何药物都会在人体内影响人本身的化学生成和某种物质的传递,也就是说药物会不同程度地造成内分泌失衡。

工作压力大、工作紧张、繁忙的人,人际关系不良,生活环境有改变者,更年期女性,刚刚经历了负面事件,又没得到及时排解的人群,常年在室内工作的人,体质较弱或极少参加体育锻炼的脑力劳动者,尤其是平时对寒冷比较敏感的人,机械操作时间过长的人也比一般人更易患抑郁症。

从心理素质角度而言,认真的人,喜欢照顾别人的人,事业上有贡献的优秀者,对自己、对过去和未来持消极看法者易患抑郁症。此外抑郁症在社会较高阶层和较低阶层中最常见。单身者比已婚者易患抑郁症(青少年除外)。

三, 抑郁症会带来哪些危害

  • 抑郁情绪多影响工作,学习,生活和社交。

  • 具有抑郁症的其他症状,如认知障碍,精力减退缺乏症状。

  • 睡眠问题。许多抑郁症患者常表现为入睡困难,浅眠多梦,易惊醒,以及早醒。

  • 胃口改变。抑郁症可导致胃口增加或减少,所以抑郁症患者的体重可能增加或降低。 5、难以集中精力和正常思维。抑郁症使人难以清晰地思维和作出甚至是很小的决定。抑郁症患者常常不能轻易地集中精力。

  • 负罪感,无用感和无安全感。抑郁症患者通常对自己,周围世界和未来感觉消极。他们可能对往事有负罪感。

  • 焦虑或坐立不安。抑郁症患者经常是坐立不安和焦虑,有时达到激越的程度。焦虑可以引起缺乏耐心和愤怒,并且既使是低度的压力,也使人难以应付。

  • 抑郁症患者遇到事情总是会逃避,经常用消极的情绪去对待

    四,抑郁症与认知障碍
  • 抑郁症患者存在不同程度的认知功能障碍,如记忆、执行功能、注意力、处理速度、语言功能和视空间功能等。一项关于儿童、青少年抑郁症患者认知功能的 Meta 分析发现认知障碍普遍存在,以持续的注意力、非文字记忆及执行功能障碍更为显著。与执行功能、言语学习和记忆相比,注意力损害更为严重。并且与早发型抑郁相比,晚发型抑郁的认知障碍更为严重,有可能是晚发型抑郁症患者的海马体积缩小的速率比早发型抑郁症患者快。伴有躯体症状的抑郁症患者认知功能较不伴躯体症状的抑郁症患者更差,原因是伴躯体症状的抑郁症患者的额颞叶损害可能更严重。

  • 五,如何有效预防抑郁症
    • 保证充足的睡眠。长期失眠可能会导致抑郁症,如有失眠困扰,要设法解决,最好是通过运动减压来调节,切勿过度依赖安眠药等。

    • 做到“三个不”,即对今天不生气,对昨天不后悔,对明天不担心。生活中很多事都无法做到尽善尽美,做到问心无愧就好,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不要沉迷在过去的错误里无法自拔。

    • 经常进行户外运动。研究报告指出,适度的户外运动是对抗抑郁最有效和天然的药物。

    • 建立良好的人际关系。常与人接触,谈心,找到自己的聆听者,把烦恼,不安说出来,有助于帮自己减轻压力。

    • 参考文献:

      [1] 刘顺发,我国抑郁症患病情况的流行病学研究现状 [J]. 医学文选, 2006(4): 861-863

      [2] L Geddes, Total rethink over the causes of depression, [J]. 《New Scientist》, 2010,207(2770):12-12

      [3] Kessler RC,Berglund P,Demler O,el a1.The epidemiology of major

      depressive disorder:results from the National Comorbidity Survey Rep—

      lication(NCS-R)[J].JAMA,2003,289(23):3095—3105.

      [4] Krishnan V,Nestler EJ.The molecular neurobiology of depression[J].

      Nature,2008,455(16):894—902.

      [5]Dennis CL,Dowswell T.Interventions(other than pharmacological,

      psyehosocial or psychological)for treating antenatal depression[J].

      Cochrane Database Syst Rev,2013,7(7):6795—6802.[6]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Practice guideline for the treatment of patients with major depressive disorder(revision)[J],Am J Psy— ehiatry,2000,157(4 Suppl):1.45.

      [7]Ferrari AJ,Charlson FJ,Norman RE。el a1.Burden of depressive disor— ders by coun田,sex,age,and year:findings from the 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study 2010[J].PLoS Med,2013,lO(11):e1001547.

      [8] Rock P L,Roiser J P,Riedel W J,et al. Cognitive impairment

      in depression: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J]. Psychol Med,2014,44(10):2029-2040.

      DOI:10. 1017 / S0033291713002535.

      [9]Snyder H R. Major depressive disorder is associated withbroad impairments on neuropsychological measures of executive function:a meta-analysis and review[J]. Psychol

      Bull,2013,139( 1 ):81-132. DOI:10. 1037 /a0028727.

      [10]Wagner S,Müller C,Helmreich I,et al. A meta-analysis

      of cognitive functions in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with

      major depressive disorde[r J]. Eur Child Adolesc Psychiatry,2015,24(1):5-19.DOI:10. 1007 / s00787-014-0559-2.

      [11]Godard J,Grondin S,Baruch P,et al. Psychosocial andneuro cognitive profiles in depressed patients with majordepressive disorder and bipolar disorde[r J]. Psychiatry Res,2011,190(2 / 3):244-252. DOI:10. 1016 / j. psychres.2011. 06. 014.

      [12]Bora E,Harrison B J,Yücel M,et al. Cognitive impairmentin euthymic major depressive disorder:a meta-analysis[J]. Psychol Med,2013,43(10):2017-2026.DOI:10. 1017 / S0033291712002085.

      [13] Sachs-Ericsson N,Corsentino E,Moxley J,et al. A longitudinal study of differences in late-and early-onset geriatric depression:depressive symptoms and psychosocial,cognitive,and neurological functioning[J]. Aging MentHealth,2013,17(1):1-11. DOI:10. 1080 / 13607863.

      2012. 717253.

      [14] 李宁,叶兰仙. 伴与不伴躯体化症状中青年首发抑郁症患者认知功能的对照研究[J]. 中华行为医学与脑


Powered by 上海翼石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 2001-2016 dayibian Inc.
沪ICP备12046386号-1